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

Mo 王子大醫院看診驚魂記

Mo 爸和 Mo 媽今天一大清晨,六點鐘,就被 Mo 王子巨大的嘔吐聲給吵醒。

起床一看,Mo 王子在客廳吐了一大攤的水,心想可能是喝水給嗆到才吐,(Mo 雖然已經這麼大了,喝水時還是經會嗆到,真是~~blogger-emoticon.blogspot.com)清理完後就繼續睡回籠覺去了。早上正常時間起床後,Mo 媽說 Mo 王子的胃口不好,早餐都沒有吃,又想說可能是一早吐了,胃不舒服,也許一會兒就好了。結果,事情永遠都不會像憨人所想的那樣,Mo 爸和 Mo 媽正在吃早餐時,Mo 王子又吐了,肚子都沒東西了能吐什麼呢?一看嚇了一跳,從來沒見過的暗淡紅色的黏稠液體,Mo 媽還在裡面看到了一些紅色的血絲,這一下問題可大了。於是立刻打電話給 Mo 王子專用御醫-米亞的陳醫師約診,沒想到(又一個沒想到)竟然碰到年度休診,要到星期五才看診,這,可能等到星期五嗎?
中山林醫師要到近中午才會看診,想說那好吧,就近到台大動物醫院吧!因為早上掛號只到 10:30,初診是不能預約的,於是立刻整裝出發。到醫院時大概 10 點左右,就掛了蔡醫師的內科,掛號時就知道要等一陣子了。果然是大醫院,什麼設備都有,也很大,等得也粉久。在診間外等了好一陣子,實習醫師先來(詳細)問了一下狀況和之前的病史,又等了一會,說要拍 X 光。到了 X 光室,醫護人員幫 Mo 爸和 Mo 媽上防護衣,把 Mo 王子擺上枱子,第一張側躺還算順利,第二張正躺可麻煩了,花了一翻功夫才剛擺好的姿勢,一開機器 Mo 就掙扎,接連幾張都照得不順利,反倒是第一張還勉強可用,X 光師都說先這樣吧,不行再說,反正也拍不下企了。

回診間又等了一會,終於輪到 Mo 王子看診了,醫師說從 X 光片看不出有明顯的異物,當然有些小異物 X 光也是照不出來的啦,但是從片子上和觸診都沒有發現腸子有明顯的異狀,(可是從X 光片上可以看到 Mo 王子的腹部有粉多肥油,Mo 啊~)。醫師判斷應該是季節變化引起的腸胃炎,Mo 爸問說腸胃炎會吐出血絲嗎?醫師說有可能,這倒是出乎 Mo 爸的意料。醫療處置是先注射點滴,一針抑制胃酸,然後回家吃葯觀察。打點滴這事就大條了,Mo 從小有打過針,但從來沒有打過點滴,皮下注射,一筒一筒打,說要打十筒,天啊!一開始打 Mo 王子就生氣了,打到第五筒已經要咬人了,順口就咬了 Mo 爸一口,因為 Mo 爸正好就捉住 Mo 王子的頭部。這時候的 Mo 王子已經翻臉不認人了,咬人的力氣大概比平常在玩時大了二倍,Mo 爸的手當然不是鐵做的,立刻就出現兩個小洞,血也慢慢的流出來。這時候在旁邊做其他注射的兩個歐巴桑還在說風涼話,哎呀,貓就是這樣,像奸臣,連主人都咬,狗就不會這樣~~,哇哩勒,妳們不說話沒人會說妳們是啞吧,還奸臣勒,雖然妳們並沒有說錯,貓和狗本來就不一樣,但是妳們也不能在人家主人面前這樣講吧。

醫師看應該打不下企了,只好宣佈就打五筒好了,接下來四個人(Mo 媽,實習醫師,兩位醫護)八手齊下,把那一針抑制胃酸的打完,人累了,Mo 王子也累了,趕快拿葯走人,總共花了二張小朋友,還挺不便宜的!回家後,Mo 王子好像也被嚇到了,不敢在外面睡覺,一定要躲到衣櫥裡睡,好像就怕睡覺的時候又被帶到那個可怕的地方一樣。其他的倒跟個兒沒事貓一樣,明顯的肚子餓,圍著 Mo 媽轉進轉出,一點都不像有問題的樣子。讓他小吃了一點乾乾,也去睡了午覺,起來吃了胃藥,又吃了點乾乾,晚上在沙發上已經又睡成芭蕾舞的姿勢了。Mo 啊~,請問你早上為什麼要吐出那些血絲啊?不然也不用去大醫院折騰了一個上午~~
Mo王子

沒有留言: